瞄股网

*ST大控即將謝幕A股 將于9月20日起停牌

2019-09-19 22:22:09來源:東方財富作者:小思

  9月19日,*ST大控(600747)連續第20個交易日股價低于1元。這也標志著擁有23年“股齡”的*ST大控即將謝幕A股。逾6萬股東被逾127萬手賣單直接悶殺。

  *ST大控將于9月20日起停牌。隨后,上交所將作出是否終止公司股票上市的決定。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等待*ST大控股東們的將是最后30個交易日的整理期,這或許是最后的出逃機會。

  從上一輪大牛市時的2015年高點算起,四年來,主業不振、業績瞄股网走差的*ST大控市值從130億元一路下挫,到如今不足10億元,令人唏噓。

  “失控”的*ST大控

瞄股网  9月19日早間,*ST大控繼續跌停開盤,股價報0.64元/股。截至午間收盤,跌停封單逾127萬手。

  *ST大控的全稱為大連大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業務為大宗商品貿易。其前身為大連顯像管廠,始建于1975年。1993年8月,大連顯像管廠改制為定向募集公司,并更名為大連大顯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9月,公司登陸上交所。2016年6月,公司名稱變更為現名稱。

  作為老牌的電子器件制造企業,*ST大控曾于上世紀80年代從日本東芝引進黑白顯像管和電子槍生產線。公司生產的電子瞄股网槍和精密軸曾被譽為亞洲“第一槍”和“第一軸”。

  近年來,因行業發展不景氣、體制機制僵化、企業設備未跟上升級換代等,公司產品結構調整不到位,*ST大控經營每況愈下,主營業務虧損,企業發展陷入困境。

  *ST大控主業也日趨空心化。公司業績表現堪憂,特別是這些年來扣非后歸母凈利潤連年虧損。

  *ST大控近年來財務情況

  近年來,*ST大控由原有電子加工等業務向大宗商品貿易轉型。公司大宗商品貿易雖開展,但主營業務業績貢獻不及預期。所以,不時推出并購方案,選擇所謂的“優質項目”以提升公司盈利能力。但其中的一些方案值得玩味。

  以今年4月的一次收購案例為例。*ST大控4月10日晚公告稱,公司擬通過兩家下屬公司以總價7.82億元的價格收購沈陽高登大酒店100%股權。

  沈陽高登大酒店位于沈陽市最繁華的青年大街。財務數據顯示,該酒店2016至2018年度持續虧損。截至2018年底,該酒店凈資產為-2.58億元。在該項收購中,該酒店瞄股网凈資產評估值為7.81億元,評估增值達10.39億元。

  為此,上交所兩下問詢函,要求*ST大控說明本次收購方案是否合理,是否損害上市瞄股网公司利益,在履職進行相關決策時是否勤勉盡責。此外,上交所還要求*ST大控就標的資產做更詳細的說明。

  值得注意的是,當時的背景是*ST大控將于4月底發布2018年年報。在年報披露的窗口期拋出這一并購案值得關注。

  類似現象同樣出現在2018年4月。彼時,*ST大控曾宣布擬5.26億元收購力昊金屬100%股權、2.78億元收購豐禧供應鏈100%股權。

  據悉,力昊金屬和豐禧供應鏈主營鋅錠、鋁錠貿易及供應鏈服務,通過提供資金給客戶并幫客戶代采購從而獲取信息服務費及融資居間費用。

  但2018年12月,*ST大控公告稱,由于公司相關訴訟導致標的資產處于凍結狀態,影響正常經營業務開展及供應鏈行業市場供需不穩定等原因造成業績遞延,決定終止收購力昊金屬瞄股网和豐禧供應鏈100%股權。

  上交所也注意到這一現象,并在問詢函中特別指出,公司本次收購沈陽高登大酒店,與前次收購存在時機相同、支付方式相同、溢價幅度相近等諸多共同特征。上交所要求*ST大控說明本次收購是否為實現其他目的的臨時交易瞄股网安排,其他目的包括但不限于通過委托大股東代付收購款來暫時解決大股東資金占用回題、年報披露前突擊收購資產以改善持續經營能力以避免被出具非標準審計意見等。

  *ST大控每一次精準踩點,在年報發布前推出并購方案。特別是此次擬并購與自身主業并相差巨大的酒店,其合理性備受質疑。

  最終,在上交所兩度問詢后,*ST大控于4月25日晚公告終止收購事項,給出的原因是“收購高登大酒店瞄股网無法實現收購目標,后期持有標的資產面臨諸多不確定因素”。

  而在公司股票淪為“仙股”的特殊時期,*ST大控又故伎重施,9月5日晚公告瞄股网稱,曾孫公司租電欣意稀土科技擬1.07億元收購租電智能科技51%股權。

  上交所當晚即閃電下發問詢函,發出“靈魂拷問”,用十大問題刨根問底該筆交易背后的疑點。

  直到目前,*ST大控也沒能交上答卷,并在表示預計不晚于9月23日披露回復公告

  內控混亂

瞄股网  今年7月下旬,上交所對外披露,*ST大控及關聯方在信息披露、規范運作方面,有關責任人在職責履行方面存在多項違規事實。

  第一、關聯方違規占款17.46億元

  *ST大控與天津大通受同一實際控制人控制。*ST大控全資子公司福美金屬天津大通于2016年5月簽訂《電解銅買賣合同》,合同金額為30億元,合同期限為1年。截至2016年6月30日,福美金屬天津大通預付了總額為17.46億元的貨款。但雙方并未切實開展合同項下的真實貿易活動,合同簽訂至今尚未發生任何實際交易。截至目前,上述17.46億元的預付賬款未實際歸還上市公司,已形成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

  2018年4月23日,天津大通向*ST大控歸還5億元預付的貿易貨款。天津大通通過第三方將5億元資金償付*ST大控后,2018年4月27日資金又返回至資金流出方,預付賬款并未實際償還上市公司,因此*ST大控2017年年報中披露的天津大通向公司歸還的5億元預付賬款存在不真實的情況。

  第二、違規擔保逾億元

  2011年2月22日,*ST大控在未履行審議程序的情況下,為其控股子公司瑞達模塑與博仁投資《借款合同》項下5000萬元借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占公司2010年經審計凈資產的6.3%。2014年12月2日,博仁投資瞄股网向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并將瑞達模塑、*ST大控、自然人代威列為被告。

  2015年3月24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要求瑞達模塑向博仁投資瞄股网償還借款5000萬元,*ST大控需對此承擔連帶還款責任。

  2016年6月23日,*ST大控全資子公司福美金屬在未履行審議程序的情況下,為杭州智盛向中行慶春支行貸款7000萬元提供擔保,占公司2015年經審計凈資產的3.4%。2017年3月15日,中行慶春支行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判令杭州智盛償還借款本金、利息及相關費用合計7100余萬元,請求*ST大控及其他擔保方承擔連帶保證責任。2018年7月,*ST大控公告披露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令公司對本息合計金額6463.66萬元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上述對外擔保事項均未提交董事會審議,也未予披露。

  該事項是導致公司2017年內部控制審計報告被出具否定意見的原因之一。

  第三、財務管理制度存在重大缺陷

  2017年年審會計師對*ST大控出具了否定意見的內部控制審計報告,公司財務管理制度存在以下兩點重大缺陷:一是公司子公司銀行賬戶在開立過程中未履行必要的程序,也未進行定期的銀行賬戶檢查;二是母公司未能及時記錄子公司開具的商業匯票,未能及時記錄投資款項。

  公司會計制度中,與保證經濟業務完整、全面記錄相關的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使得公司財務上面臨重大不確定風險,從而可能使得投資者利益受到嚴重損害。該事項是導致公司2017年內部控制審計報告被出具否定意見的原因之一。

  對此,上交所對*ST大控、天津瞄股网大通、實際控制人代威及有關責任人給予相應的紀律處分。

  董事長賣房增持被指“沒誠意”

瞄股网  今年以來,糟糕的基本面使得*ST大控股價就沒有超過2元,始終位列“準仙股”和“仙股”區域,退市風險警報隨時都有拉響的可能。

  特別是進入6月以來,*ST大控股價多次下探至1元以下,并在1元附近來回震蕩。6萬多名股東們在煎熬中度過了6月、7月與8月,最終還是沒逃過9月“面值退市”的結局。

  8月份,*ST大控股價連續13個交易瞄股网日低于1元。曙光出現在8月21日,*ST大控當日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報收于1元這一決定命運的價位。公司第一次退市警報暫時解除,給了股東們喘息的機會。

  但股價走勢并沒有朝好的方向延續。8月22日起,*ST大控股價就再也沒站到1元位置,又開啟了第二輪“面值退市”危機。

  按照風險警示板日漲跌幅5%計算,9月12日這一天至關重要。這一天是*ST大控連續第16個交易日股價低于1元。在接下來的四個交易日中,從理論上講,如果每日都漲停,*ST大控要重新翻盤站上1元的位置,需要當天的股價收在0.83元及以上。

  奇跡并沒降臨。9月12日,*ST大控報收0.79元/股,賣一位置的近32萬手單子牢牢地將*ST大控封死在跌停板。這也意味著*ST大控提前鎖定席位,成為繼中弘退、雛鷹退、華信退、*ST印紀后A股第五只“面值退市股”。

  看不到希望的股民們倉皇出逃。接來下的四個交易瞄股网日,幾乎每日跌停封單數都逾百萬手。

  值得一提的是,*ST大控在決定命運的9月12日前一晚公告,董事長林大光準備賣掉位于深圳前海的多套房產及采用抵押貸款方式籌集資金增持公司股票,增持金額5000萬元至2億元。

瞄股网  此次林大光賣房增持的舉動更多的是象征意義,幾無實際價值,被指“沒誠意”。

  資深財經評論人皮海洲發文指出,9月12日算起,留給*ST大控的交易時間只有34個交易日。根據規定,投資者當日通過競價交易和大宗交易累計買入的單只風險警示股票數量不得超過50萬股。這意味著即便在未來34個交易日每天都全額買入也只能買1700萬股,按照退市股一般的走勢估算,已很難達到承諾的5000萬元最低增持限額。

  更重要的是,林大光賣房增持計劃的目的是為了提振公司股價以達到“保殼”的目的,避免“面值退市”。但9月12日股票的走勢直接宣告這一目的的落空。

  在皮海洲看來,林大光賣房增持計劃做“秀”的味道太濃,為的是引誘投資者積極買進公司股票,挽回股票頹勢。但投資者這方面的風險意識明顯加強,不再被上市公司的某些表面上的利好瞄股网所引誘。實際上,林大光完全可以在股價還在1元附近掙扎時就采取增持行動,公司股價也不至于陷入如此被動的境地。

  其次,9月12日是決定*ST大控生死的一天,等董事長賣房來增持顯然來不及,畢竟賣房不是一兩天能敲定的事情,顯然是開錯了藥方。

  此外,增持計劃“實施期限為自2019年9月12日起的6個月內”,但對于*ST大控這樣急需救命的公司來說一旦鎖定了“面值退市股”名額,留給公司的交易時間根本就沒有6個月。如此一來,市場最終將第五只“面值退市股”的名額提前送給了*ST大控。

  9月18日晚,*ST大控公告稱,控股股東長富瑞華因未按時償還8億元融資款、利息及遲延履行金等資金,其持有的公司4億股質押限售流通股份存在可能被債權人東方證券司法拍賣的情況。

快速索引: